中国传统习俗民风民俗新年过年春节日婚礼--民间习俗--易德轩网 中国古代历法天文历法占星学术研究--占星历法--易德轩网 民俗文化乡俗各地风俗习俗客家习俗春节端午元宵中秋--地方民俗--易德轩网 周易诸葛测字算命算卦--测字算命--易德轩网 生活禁忌忌宜地方民间忌讳--民间禁忌--易德轩网 十二属相运势运程来历顺序配对排序表--十二生肖--易德轩网 灵异怪异鬼神传说--鬼神传说--易德轩网 农村红白事丧事礼仪风俗流程下葬过程--红白丧事--易德轩网
西方对轮回转世的见解
责任编辑:(易德轩小编) 来源:(12生肖民俗文章) 浏览次数:1次 更新日期:2019年2月5日 >> 进入论坛

 本书两个案例中的第一个是美国人,前世的名字叫格雷琴(Gretchen)。其夫是基督教循道公会的一个牧师,也是一个懂得一点“往世疗法”的业余催眠医生。1970年5月她背痛,其夫用催眠法给她治疗。进入催眠状态后,其夫问她,“你的背痛吗?”她竟出乎意料地用德语回答道“不”。从那以后,她便在催眠状态下越来越多地记起前世在德国某地的生活,并用德语讲述出来。她的德语不太流利,有些语法错误,但确实描述了许多往世的事情,特别是关系到宗教和家庭生活的细节。1973年本书作者去参与调查,夫妇俩很合作,教会曾出面干涉,后因其夫态度坚决而坚持下来。为了证实她确实没有通过常规方法学过德语,不但去她老家访查乡亲,还专程去了纽约作测谎仪实验。
  第二个案例来自印度,她今生名叫乌塔拉(Uttara),前世名叫沙拉达(Sharada)。乌塔拉在一个私人医院里治病时碰到一个瑜珈师教人冥想。她学以后就开始记起自己的前世沙拉达在孟加拉国的生活。她无需催眠就能自由地进入“沙拉达状态”,然后就只讲孟加拉语,连衣着也改成孟加拉妇女的风格。她的孟加拉语很流利,讲出了许多往世生活的细节。并且,最重要的是,她往世在孟加拉国生活的地方和家庭都得到了调查和证实。她在乌塔拉和沙拉达两种 “状态”中跳来跳去,有时一个月变两次“沙拉达”,其持续时间从一两天到七周不等。她的父母苦不堪言,专门雇了一个讲孟加拉语的人在家里等着。一旦女儿变成“沙拉达”,便由雇员进行语言勾通。但这时他们便完全“失去”了女儿,因为她不但语言变了,一切举止习惯都成了一个毫不相识的孟加拉人。他们为了“留住”女儿不再便成“沙拉达”而到处求助。求了宗教界又求医学界,最后求到了心灵心理学(parapsychology),但都毫无用处。不过侥幸的是,也都毫无害处。本书作者于1976年5月与“沙拉达”会面,并先后请过八位孟加拉语专家参与对“沙拉达”所讲语言的细致鉴定。
与作者已经出版的几本专门分析、研究轮回案例的专著不同的是,本书全面而概括地介绍了轮回转世信仰和研究的历史和现状、解释了心灵学和轮回转世研究中常用术语的意义、对轮回案例研究中证据进行分类、介绍了典型轮回案例的特点、对轮回案例的分析和解释、轮回概念对心理学和医学中疑难问题的解释所具有的价值,并明确地阐述了作者自己的观点和研究方法。而这一切,又都体现于作者精心挑选的十四个以儿童为对象的转世案例中。这些案例来自九个不同的国家。
  既然每个人都是转世来的,为什么迄今报道的转世案例数目比起世界人口的总数来还是微乎其微呢?研究表明,人们对轮回转世这一事实的否定、不相信或者隐瞒态度直接起到了掩盖这一事实的作用。相信的人一旦发现自己的小孩谈起前世的生活时就知道是怎么回事,有的国家(如印度、斯里兰卡和泰国)还公开报道,甚至引起高层政丨府官员的注意,这样便可能导致这些案例被收集和研究。但也有些相信转世的人虽然知道自己的孩子在谈他们前世的事情,也不愿让人知道,更不愿被报道和研究,因为他们认为记得前世的小孩容易夭折。有些人还想方设法地要把自己的小孩对前世的记忆“弄掉”。有些小孩因记起了前世惨死的可怖情节或者前世自己属于更高阶层的家庭而使得今生的父母感到难堪,因而不愿被人知道而加以掩盖。而不相信的人发现自己的小孩谈起前世的生活时,通常都会把它当作 “打胡乱说”而不予理会和认真对待,这样就错过了这些案例被发现和研究的机会。况且象史蒂文森教授这种严肃认真、不辞辛劳、跑遍世界去收集和研究转世案例的学者又有几个呢?许多国家和地区(特别是强力推行无神论的极权国家)的人即使发现了转世案例,也因环境的压力而不可能被知道,更不可能被研究。
  下面的故事梗概摘自本书十四案例中的一个。
  1953年12月,廷昂苗出生在缅甸的纳苏尔村。出生前几个月,她的母亲曾连续梦见一个矮胖的日本士兵,只穿着短裤,没穿上衣,跟着她走并说要来和他们一起生活。她认出这个士兵是日军占领纳苏尔时期的一个军队厨师。出生后,亲人发现在她的小腹下面有一小块深色的胎记。
  廷昂苗四岁时表现出对飞机极度的恐惧感,并声称自己是被飞机开枪打死的。与此同时,她还情绪低落独自流泪,说她“想念日本。”她记起自己是一个曾经驻扎在这个村里的日本士兵,是被一架盟军飞机低空扫射时射死的。当时他正在一堆木柴旁准备做饭,只穿着短裤,系着一条宽皮带,没穿上衣。那架飞机向他俯冲扫射,他绕着木柴跑想逃命,但一颗子弹击中了他的小腹下部,立时身亡。那个日本士兵来自日本北方,已经娶妻生子。她记得前世有五个孩子,老大是个儿子,还记得入伍前拥有一个小商店。
  廷昂苗拒绝穿女孩子的衣服,而坚持穿男式服装。她说穿女式衣服要头疼,皮肤也痒,穿男式衣服就舒服。校方坚持要她穿女式衣服才能上学,她拒绝不依,双方僵持,她(当时十一岁)只好退了学。她还说过,她想有一条宽皮带,保护她的肚子不冷。孩童时期,她总是和男孩子一起玩,特别喜欢玩当兵的游戏,并让她的父母给她买玩具枪。而她的姐姐和弟弟都从来不玩当兵的游戏也没要过玩具枪。她长大以后,不再想去日本了。可是在性倾向方面一直十分男性化,而且决定终生不嫁。到1981年5月(她已经快28岁了),她还谈到要参加军队和男人们一起打仗。她始终男式打扮,留着短发。
  佐黑尔·沙尔(Zouheir Chaar) 生于1948年6月21日。大约才两岁,就开始责备他妈妈萨米雅“偷水”。不到三岁时,他偶尔经过前世家门口,认出了前世的房屋及家庭成员,还清楚地知道前世家产的地界。原来他的前世就是已经死去的另一村里的雅米尔。雅米尔生于1913年8月25日,他家和萨米雅家有毗邻的土地,并共用一条水渠的水来浇地。年轻时的萨米雅经常没等雅米尔家的地浇完就把水渠里的水引到自家的地里。此事使得雅米尔极端愤怒。他曾请求萨米雅全家和一些外人一起来查看水渠的闸门。据萨米雅哥哥沙欣说,雅米尔很恨萨米雅,并说过他永远也不想再见到萨米雅。但他和萨米雅争吵而起的怨恨并没有扩大到萨米雅全家,相反,他与萨米雅哥哥沙欣非常要好。他甚至要求他父亲在遗嘱中把与萨米雅家相邻的土地留给他,以便他能经常与沙欣见面。雅米尔三十五岁时生了病,过了十来天后,于1948年6 月21日(佐黑尔出生那天)去世。佐黑尔小时候不愿和他妈在一起,反而更贴他父亲。萨米雅说,她儿子和她在一起时总是神经紧张,而且一旦责备他的什么过错时,他便马上搬出她年轻时“偷水”的事来回应。在佐黑尔最多不过三岁时,他还说过要把前世(雅米尔)的遗孀娶回来,以便把自己前世的孩子归还自己。但他三岁时,遗孀嫁给了她自己的姐夫萨里姆。佐黑尔在五岁时说过他想杀死萨里姆的话。但在五岁以后,佐黑尔开始对母亲好起来,大约十岁时便不再说起他母亲“偷水”的事。但他对前世(雅米尔)家中的成员十分钟情,雅米尔家中的人也完全把他当雅米尔来对待,甚至雅米尔生前子女的婚姻都要征求佐黑尔的同意。在佐黑尔十六岁时,雅米尔的两个弟弟发生了争吵,最后还是由佐黑尔去平息了这场纠纷。
  土耳其:案例对象都是伊斯兰教什叶派支派的阿拉维派教徒。与本书中提到的其他宗教不同的是,阿拉维派教徒对轮回转世的看法很不一致。作者着重考虑了土耳其中南部相信轮回转世事实的阿拉维人。到1980年共研究了133 个案例,其中98男,35女,105个找到了前世(这个高比率与斯里兰卡形成对比),没有发现一个转生为异性的例子。暴死比率较高;生前预兆托梦很普遍;因前世生活而引起的胎记、畸形经常出现于这些案例中。下面是一个情执比较深的案例简介。
  伊斯梅尔·阿廷克利什(Ismail Altinkilic) 于1957年9月30日出生在阿达纳。在一岁半时向其父讲出许多前世生活的细节,包括他、他的两个妻子和三个孩子的名字、向他借债的几个人以及残杀他的凶手的名字。那以后,他便坚持说自己的名字叫阿比特,并多次要求带他到阿比特家里去。在他如愿以偿地见到阿比特家的人后,他们确信他就是阿比特的转世。 1962年8月,土耳其和其它国家的报纸报道了这一轮回案例,引起人们关注。阿比特生前是个菜农,住在阿达纳的另一个区。他有两栋房子、两个妻子,第二个妻子有五个孩子,并在快要生第六个孩子时被杀。他还雇有工人为自己种地。1957年1月31日晚,他的一个雇工去叫他到马厩里去一下,说是动物生了病须要检查。当他俯身检查动物时,凶手用一很重的铁锤打在他头上。他的第二个妻子舍希迪见丈夫好久没回来,便去马厩看他到底出了什么事,也被以同样方法残杀。阿比特和舍希迪的两个最小的孩子也在当晚被杀。事后五人被捕,其中两人被释,一人判监禁,两名主犯拉马赞和马思大发被判死刑。伊斯梅尔对前世家庭情执很深,小时候坚持不用伊斯梅尔的名字而用阿比特的名字,直到七岁了别人叫他伊斯梅尔也不答理;他还迫使父亲同意了用此名去学校注册;见到阿比特的第一个妻子,他 (几岁的小孩)便叫她妻子并亲吻她;当她把他抱起来时,她满眼泪花而他则泪流双颊;他父亲有时屠杀牲畜,他就叫他把最好的肉留起来做成菜肴给前世的家中送去,遭到拒绝后,他会一哭几个小时,并且不吃东西;听到阿比特的母亲去世,他哭了,当天晚上没有吃晚饭;听到阿比特的儿子去参军,他感到很愤怒,因为没有人提前告诉他。
  泰国:案例对象都是小乘佛教教徒。泰国人口的94%信小乘佛教。在1983年有38个充分调查过的案例,其中22男,16女,4个性别改变, 35个找到了前世,20个案例中有胎记或畸形,21个在中阴期有记忆,其记忆有下面的特点:1. 死后看到自己的尸体、葬礼或其它发生在家中的事丨件;2. 许多人记得和一个“穿白衣服的人”相见,似为圣者,指引他们到下一次转生的家中;3. 许多人说在出生前这个圣者给他们东西吃,通常是果子,吃后会洗掉前世的记忆。下面是一个十分罕见的、中阴期记忆清楚而又能长期记得转世细节的案例简介。
  超空和尚刚出生后,他舅舅奈楞便因病去世。下面他生动描述了奈楞死亡和转世的细节。“我(奈楞)已经断断续续病了几个月,躺在床上。妹妹南仁已有足月的身孕。有一天亲戚们说:‘昨夜南仁生了个可爱的男孩’。我想去看妹妹,却掌握不了身体的平衡,叹了口气便合上了眼睛。就在这时,我觉得恢复正常了,很有力气,身体轻得没有重量。我去和房里的亲戚们谈话,可他们看不到我。我拽拽这人的手,拉拉那人的胳膊,没人理我。亲戚们要走了,一个人过来摸摸奈楞(我)的脚。他们哭起来,很伤心,外面的亲戚朋友们也都涌进房来。此刻,我发现我无处不在:我可同时在两三个不同方向看到人们的活动、听到他们的声音,快速地四处活动,不饿也不渴,也不觉得累。在葬礼期间,我感到自己被提升起来,不论其他人坐着还是站着,我总比他们高。我(奈楞)的尸体被火化后,忽然想到妹妹南仁。想去看南仁的念头一出,我转向她房间的方向,瞬间就到了那里。婴儿正和妹妹一起熟睡,我想:‘我怎么样才能抚摸亲吻他呢?’南仁醒了,睁开眼睛看着我说:‘哥哥,你已经去了另一个世界。请不要再出现在我们面前,不要再牵挂我们。’我不好意思地躲了起来。一会儿,我又想看一眼孩子,妹妹再次睁开眼睛说了同样的话。我又退开了。虽然想留下,可我知道我必须走,但离开之前想好好看看那孩子。这次我离得远一点,伸出头去看过孩子,准备走了。就在回头的瞬间,我的身体象陀螺一样快速地旋转起来。我无法平衡身体,用手蒙住头、脸和耳朵,然后失去了知觉。恢复知觉后,不知我在哪里。记忆中知道不久前我是奈楞。后来,我认出了来看我的人,向他们挥手想叫他们,却只发出婴儿的声音。在我学说话和走路期间,一天外祖母来了,我叫‘妈妈’,因为过去的记忆控制着我。外祖母指着南仁:‘如果我是你的妈妈,她是谁?’我说:‘那是我的伊玛’(泰语意为小狗,是对比自己年纪小的人的昵称。)外祖母接着问:‘那你叫什么名字?’我说:‘我是楞。’我很奇怪他们居然认不出我。这时,在一旁的南仁突然说:‘难怪我产后几次见到哥哥。他一定是转生了。’又问我:‘如果这样,孩子,你的妻子叫什么?你住在哪里?’等等。我准确地回答了所有的问题。这样,家人终于确信奈楞转生了。”超空对前世的印象一直没有因时间的流逝而褪去,直到六十多岁时还保持着新鲜而生动的记忆。他把这归因于在上一世,他(奈楞)勤于打坐。

易德轩算命网周易算命易经算命算命最准的网站

·上一篇民俗文章:灵异午夜的长明灯事件
·下一篇民俗文章:因果轮回的科学证明

论坛热帖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加盟合作
易德轩网 2006-2019 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5090-2号)